宝山考古之旅|走近一座灯塔,从吴淞滨江畔的一段爱情故事开始 ( 2022-03-10 14:48 )

吴淞滨江畔的灯塔与爱情

宝山·考古之旅

微信图片_20220316144827.jpg

海派城市考古,一种时下正流行的沉浸式微旅行方式,是上海这座城市一张特别的名片。一条小街、一座老宅、一处角落,“考古”可以是祖辈的故事,也可以是儿时的记忆。

今天,我们就从一段吴淞滨江畔的动人往事开始,走进宝山,走进这个自古以来航运、交流、商贸的重要聚集地。

微信图片_20220316144844.jpg

往事•一个爱情故事

微信图片_20220316144910.jpg

微信图片_20220316144913.jpg

周有光和张允和

1928年,一个翩翩少年、一位红粉佳人从吴淞中国公学走出来,两个年轻人一路并排步行至吴淞江边,此后风雨同舟七十余载,书写了一段伉俪情深的绝美佳话。他们就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的周有光和妻子当代著名昆曲研究家、“张家四姐妹”中的张允和。

微信图片_20220316144951.jpg

微信图片_20220316144953.jpg

中国公学校舍、大门

半个多世纪后,张允和在《温柔的防浪石堤》一文中记录了下当时的场景:“那是秋天,不是春天;那是黄昏,不是清晨;倒是个1928年的星期天。有两个人,不!有两颗心从吴淞中国公学大铁门走出来。一个不算高大的男的和一个纤小的女的。他们没有手挽手,而是距离约有一尺,并排走在江边海口。他和她互相矜持地微笑着,他和她彼此没有说话,走过小路……脚步声有节奏地弹奏着和谐的乐曲。”

微信图片_20220316145027.gif

沿着二人共同走过的吴淞滨江前行,在长江和黄浦江交汇的吴淞口,一条千米导堤从陆地延伸至江面,划出一道优美弧线。石埂尽头伫立着一座白色钢筋混凝土灯塔,为每一艘进出长江航道和黄浦江的船舶助航,它就是吴淞口灯塔。

前尘•一座河塘灯桩


吴淞口灯塔的前身河塘灯桩建于1928年,是一座钢架结构、设置在堤坝坝端的警戒灯桩。新中国成立后,有关部门非常重视吴淞口航标的维护和修缮。

微信图片_20220316145128.jpg

此时•一座白色灯塔

如今的吴淞口灯塔塔高20.1米,灯高17.4米。整体设计为传统欧式塔型的灯塔内,有旋梯六七十阶,塔身两边有小方窗,四周加装饰和弧形窗眉。红色天坛顶由紫铜手工敲打而成,塔基采用黄褐色花岗岩贴面装饰。白色圆柱形塔身搭配红色塔顶,在烟波浩瀚的水天之间分外明显。

作为一座无人值守的灯塔,吴淞口灯塔采用世界先进的北斗卫星导航遥测遥控系统。夜间,以泛光照明灯光勾勒出的灯塔轮廓外形和“中国海事 吴淞口”等突显字样,让航行的船舶易于辨认。

微信图片_20220316145218.jpg

微信图片_20220316145221.jpg

时光荏苒,日升月落,岁月蹉跎。从明代航海家郑和率船队下西洋时昼夜燃烧的一缕烽火,到如今矗立在长江与黄浦江交汇口的现代航标,经年流转间,斗转星移,浩瀚无际的滔滔江水静静流淌,见证了城市的沧桑巨变。

远眺•一睹滨江风采     

目前,吴淞口灯塔不对外开放,只可远观。如果想要一睹吴淞口灯塔的荣光,那滨江畔的上海吴淞炮台湾国家湿地公园就是绝佳的远眺地。沿着公园里的木栈道一路向前,凭栏眺望,浩瀚江水与无垠天际连成一片,吴淞口灯塔静静伫立,沧海桑田间,岁月依旧静好。

微信图片_20220316145308.jpg

微信图片_20220316145310.jpg

漫步在吴淞滨江,遥望吴淞口灯塔,“蓝蓝的天、甜甜的水、飘飘的人、软软的石头”,翻开《今日花开又一年》一书,再次阅读《温柔的防浪石堤》时,忠贞爱情的守望、百年前的浪漫,一如眼前起伏的波涛,再现光泽。

微信图片_20220316145334.jpg

当前页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
  • 宝山汇APP

  • 上海宝山微信

  • 上海宝山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