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之子——徐克强︱“宝山风华”系列 ( 2021-01-01 09:52 )

宝山之子——徐克强


-作者 唐吉慧-


一、徐世祥·徐克强

2019年8月,我把工作室搬入了位于吴淞的半岛1919文创园。每天穿行在这片老建筑、老厂房里,每天会有不同的感受,仿佛有一种力量,随着这块土地所环绕的江水的湧动,时常激荡我的心潮。这里曾经经历过一些战争,这里曾经也有过一位革命烈士、宝山之子——徐克强。

微信图片_20210302095315.jpg

位于淞南镇的徐克强烈士故居(陆军绘)


宝山淞南镇的肇家浜村南徐家湾有一户普通农民家庭,父亲徐春生,母亲徐金氏,老大是个女孩子叫凤仙,老二增祥,排行第三的是世祥,老四是根祥,一家六口人,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世祥7岁起在国民小学念书,六年的小学毕业后,由于父亲与哥哥相继去世,家里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一人身上,日子变得越来越艰难。没法再念书了,小小的世祥不得已去了大中华纱厂做工,却因此受了宝山师范学校几位进步学生的影响,一颗革命的种子生发萌芽在了他的心里,也让他渐渐加入了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之中。

1926年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失败,吴淞地区十多名工人积极分子被捕入狱,世祥身在其中。全家人为了营救他典押了全部田产,未曾想遭到叛徒的出卖,1933年5月再度身陷囹圄,被关入上海近郊的漕河泾监狱。这次家里再无力营救他了,他的外婆遭此刺激得了精神分裂症。直到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在八路军驻沪办事处的营救下,他才结束四年的铁窗生活。出狱后,经过党组织的严格审查,他由共青团员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为了表达抗日的决心,自此他将自己的名字徐世祥改为了“徐克强”。




二、缪家野的枪声


1941年11月,徐克强听从组织的安排来到了苏中三分区泰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次年5月,地委任命他为县委书记。

泰县抗日民主根据地是新四军东进后创建的根据地的一部分,邻近泰州城。当时日伪军已占领了泰州、姜堰、黄桥、如皋等重要城镇,并在小集镇上布下多个据点,经常下乡“扫荡”,企图扼杀抗日力量。泰县县委、县政府及其活动处于日伪势力的包围之中,区乡机关经常遭到袭扰,斗争环境十分恶劣。徐克强带领地方武装协同新四军对敌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打击,多次的行动都获得了胜利。

为了打开边区的局面,1942年6月30日,泰县县委、县政府和县团全体同志,由泰县东南的中心区雅周庄向姜堰黄桥河西挺进。第一天晚上住在蒋垛区的芦庄,第二天在芦庄召开了一天的乡村会议后晚上宿营在了蒋垛区的缪家野。缪家野的后面有一条东西向的大河,在庄东头转弯向南直通翟家庄,缪家野是翟家庄北边一处人烟稀少的野舍。第三天凌晨,千余名日伪军由西向东三路包抄而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急情形,徐克强沉着布置,他要县长带领机关同志撤退,自己带领县团数十人留下担任阻击任务,掩护其他同志突围。

敌人过了桥向南如狼似虎的猛扑而来,徐克强带领大家奋力抵抗,一时枪声四起,但终因寡不敌众,参与阻击的战士大部分牺牲了,剩余的生还者也失去了联系。徐克强只得与通讯员马永友沿着一条旱沟向南边打边撤,但他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一包重要文件还未处理,如果落在敌人手里会给革命和同志们带来严重的后果,他迅速取出文件,一点一点撕得粉碎。不过要把厚厚的文件全部撕碎并不容易,由于长期抱病工作,徐克强体力不支了,眼见敌人越逼越近,徐克强已气喘吁吁,汗流满面,并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通讯员小马心急如焚,提出要背徐克强突围,可小马不过是个生得矮小的十六七岁的孩子,如何背得了徐克强,在近在咫尺的敌人面前突围?徐克强突然把剩下的文件塞了给他,命令道:“小鬼,子弹快打光了,你带着文件包快走。”小马望着徐克强坚决不愿离开。就在此时徐克强毅然用枪对准自己的头部,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徐克强仰面倒在了地上。小马呆住了,不过马上缓过了神,背着文件,边哭边跑,终于在两路敌人的空隙间成功脱险。小马找到蒋垛区区委书记周泽,向他汇报了徐克强牺牲的经过,周泽听了掩面痛哭。

缪家野战斗中,与徐克强一起牺牲的共有43人,日伪上午10点左右离开翟家庄,中午时分,当地群众发现小路旁、水沟边躺着许多战士的遗体,有的在中弹后还被敌人戳了几刺刀,鲜血染红了小沟里的水。他们把所有烈士的遗体抬到了缪家野门口的荒荡,下午为他们开了追悼会,唱了《国际歌》。大家将徐克强的遗体埋葬在了顾高乡千佛寺一棵参天的古银树下。


微信图片_20210302095354.jpg

位于淞南公园内的徐克强烈士纪念碑

与徐克强一起工作过的徐野回忆当年徐克强给她的第一印象:人很瘦,脸色苍白,常常咳嗽,身体不大好,可是精神十足,两眼很有神。1942年从无锡“清乡”区撤至苏中地区工作的徐野,通过内部资料得知徐克强牺牲的消息后悲痛万分,为了纪念这位自己敬重的战友和同志,她将自己的钱姓变为“徐”,从此叫做徐野。新中国成立后,泰县人民政府在徐克强生前战斗过的地方,建起了徐克强烈士纪念碑,启功先生题写了“千古流芳”四个大字。以后又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克强大队”“克强中学”。而在宝山,故乡人民为了纪念这位为了民族独立自由而奋斗牺牲的英雄,1997年6月在淞南公园内竖起了徐克强烈士纪念碑,供人瞻仰和纪念,2003年该纪念碑由宝山区政府列为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注:文中徐克强烈士故居绘画作者

陆军

宝山籍业余钢笔画家,中国钢笔画联盟成员。2011年起开始创作钢笔画作品,《可可西里的云》等六幅作品先后入选全国钢笔画展并获奖,2020年12月,钢笔画作品《石库门的小康生活》入选上海市民文化节创意设计大赛“百件优秀设计作品”奖。



当前页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
  • 宝山汇APP

  • 上海宝山微信

  • 上海宝山微博